亚苏

换了名字会不会有人忘记我啊……

《中途退坑你会遭报应的-1》

我决定了,我要当这个大大的小(zhu)天(cui)使(●_●),请大大做好准备:P
@九歌-集训中-兰若

九歌-集训中-兰若:

暴风卷过,留下一地鸡毛。
晴明看着手上打下来的新衣,微微侧头。
收敛羽翼轻轻落地的大天狗看了眼晴明手上华丽的新衣,唇角微勾,带着几分让人觉得手痒的自负:“亏得那些人还在那使劲嗷嗷新秘闻太难,这不是纯福利本吗?”
闻言,晴明笑了笑:“说的有理,等会我就去给你换一套刚刚满爆的针女带你再来打一次。”
大天狗表情顿时正经起来:“我觉得嘤阳师的策划实在是越来越欠收拾了,出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副本?!都不用考虑玩家游戏体验的吗?!”
“哟,都知道说游戏体验了?”晴明一边把新衣收起来一边还不忘挤兑大天狗两句。
“和你上斗鸡场时听他们说的。”
晴明动作一顿:“知道自己是游戏人物,你们……怎么想的?”
“我们想什么重要吗?”一目连摸了摸身后神龙的头,长长的刘海遮住了他受伤的那只眼睛仅露出的右眼中却盛满了温柔的笑意:“重要的是,因为它我们才会相遇,不是吗?”
晴明眉眼弯了弯:“走吧,盼星星盼月亮,可算把酒吞的新衣盼出来了,赶紧回去把他那一身有辱斯文的衣服扒下来换了。”
一目连却依旧站在原地,没有跟他一起走。
他仅剩的那只眼睛里只有晴明的倒影——他只有一只眼了,一半的世界被剥夺,剩下的世界太小,装下了这个男人,就装不进别人了。
“晴明,那天你的那个好友说,他太累了,先走一步。”
“有一天,你也会累吗?”
如果你走了,还会回来吗?
还会……记得那个繁樱如盖,人类与魑魅魍魉并存的平安京吗?
其他式神全都停了下来,都有些不太高兴的看着一目连。
一目连说的,也是他们最怕的。只是他们都极为默契的将这件事烂在了肚子里,不说,不提,自我欺骗以为这种事情不会发生。
而一目连现在却毫不留情的击碎了这层幻想,逼迫他们所有人直视这个问题。
但是,哪怕面上都是不太高兴的表情,却没有一个人出声打断他。
所有式神都在等,等晴明一句肯定的回复。
可晴明却只是脚步一顿,然后仿佛没听懂他话中意思的微笑道:“怎么会有人不会累呢?累了休息休息就好了。回家吧,我再给你们强几套魂备用。”
“那可别再给我薙魂这种东西了。”一目连心下一沉,面上却笑得越发温柔,只是眸中的暗色深沉得有种无论怎样都化不开的错觉。
“少来,给你薙魂你给我们挡了几次刀?”大天狗飞速敛去那一瞬间的失态,扭头半开玩笑半是认真道。
“哦?我怎么记得我是每次都有给晴明挡刀的?”一目连故作惊讶的看着他。
辉夜姬一只手托住脸颊,幽幽道:“对方上场六个人,五只式神阴阳师,己方上场六个人,晴明一目四白蛋——白蛋是不用替他挡刀的,可对?”
“我觉得我炸盾输出很可观。”
“我的蓬莱树干伤害也不低呢。”
回去的路上他们也是这样相互开着玩笑,气氛活跃的一定也不像刚才才有过一场暗潮汹涌的对话,引得路上的其他阴阳师们分分看过来,在看到他们一水的极品御魂时,都忍不住流下了心酸的眼泪。
人家的辅助都是满爆高爆伤,自家输出却还是满爆与高爆伤不可兼得,人比人真是气死人。
看着这些小萌新们心态失衡,在平安京浪了许久的老咸鱼们拍了拍他们的肩膀,语重心长道:“你们刚来可能不清楚,但是记住一条,别和刚才那个奆佬比。他是常年的斗鸡榜首了,咱们这种咸鱼没事给大佬们打打尻抱抱大腿不是很爽?”
萌新们含泪点了点头,也不知道听进去了没有。
其实哪有一开始就是大佬的?哪个正常玩家不是一点点肝出现在的盛景?
听到他们的对话,晴明有些感慨:“我记得我第一次ssr还是茨球呢,当时他那么小,那么软,连只一级的小怪都捏不死,一转眼都长这么大了。”
是了,那只“小小软软”的茨球现在已经是超星食茨玉狗粮队的一员了。
整个平安京怕是没有他打不过的狗粮本。
想到曾经那段打到个好用的五星魂都高兴的要死的日子,一目连眸色中的深沉似乎淡了一些,他笑道:“当初你连套破势都凑不出来,只能拿套蝠翼代替一下,还给大佬吐槽过。”
晴明笑容深了几分,面色有些怀念。
“嗯,那个时候做梦都想成为大佬,现在却觉得,成为大佬好像也没什么好玩的,每天除了上斗鸡场就是花样玩蛇了。”
其他式神都只当他在感慨过往,却并没有听出他话中的意思。
直到后来,他们才恍然发觉,其实那时候晴明就已经觉得累了。


“晴明!出去打球啊来吗?”阳光帅气的大男孩坐在床板上系鞋带,随口邀请了一下戴着耳机正在看书的白发青年。
可能是音乐声音不是很大,青年抬起了头,摘下了一只耳机笑了笑:“我去给你们递水递毛巾顺带喊加油?可别了,你们拉拉队的女孩子们可要恨死我这个跟她们抢活干的臭男人了。”
虽然他本身就没想过晴明会答应,但是这么听还是很不爽啊!
源博雅撇了撇嘴:“你一去那些女生就根本看不到我们了!明明是我们的球赛,结果全都去围着你献殷勤了。你一个看球的还能比我们打球的更累不成?!”
“没办法,脸好是父母给的优势。”晴明又把耳里塞了回去,挥挥手打发他道:“去吧去吧,回来的时候给我带份饭,我要写个论文没时间出去。”
“脸皮厚和懒骨就是你后天修炼的了——不是,你真的不去?高中那会你打篮球那么好,还号称打遍h市无敌手,怎么一上大学就咸成这样?”源博雅出门前最后问了一遍。
“源老妈子求您老赶紧滚吧!高中的黑历史是我光辉伟岸的一生中抹之不去的污点。那么中二我怎么不说我要打出银河系和外星人相爱相杀来一段篮球情缘呢?”晴明面无表情的吐出了一连串的骚话。
“……那什么,晴明同学,有件事和你说一声。”突然接到手机信息轰炸的源博雅表情有些奇怪,像在厕所蹲了俩小时还没出货一样。
“有屁快放无事请滚,回来时记得顺路带杯奶茶给我,怎么甜怎么来。”晴明头也不回道,俊美的脸上尽是冷漠。
这操蛋的舍友情。
源博雅牙疼一样咧了咧嘴:“那什么,今天外校来的那支队伍据说有个贼厉害的金毛狮王,他们让我叫外援呢。我身边最厉害的可就一个你了,兄弟你可得帮帮忙!”
晴明这才转过身,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你是怎么觉得我一个整天泡图书馆的还能有体力跟你们这些五大三粗的糙汉子打球?”
源博雅冷漠脸:“可他妈拉倒吧,五大三粗的糙汉子钱包夹里可没有一堆健身房年卡。”


这边篮球队队员们翘首期盼的源博雅终于带来了那个他在微信里吹得天上有地下无的篮球大佬,他们定睛一看,嗬!这他妈不是那个靠脸征服全学校的数学院大佬吗?!
卧槽我他妈那么信任你让你带个高手来,你却带了个弱不禁风一步三摇随时可以捂心口对花流泪的林妹妹病西施?!
这个偏见,就来自于军训时一个解释不清的误会了,反正那件事后晴明是一个不能剧烈运动的病美人的传言就落实了,每天都有一堆娇学姐俏学妹过来嘘寒问暖。
甚至他妈的还混了某些性向不明的雄性成员。
源博雅冷笑一声。
老子带了个真大佬过来,偏偏你们没一个识货的,成!老子告诉你们!今个打完了下次别想老子再签订种种不平等条约请这祖宗出山!
本来晴明是真的没觉得紧张,甚至还有心情哄围过来的女孩子们开心,然而等他看到对面的“金毛狮王”是何模样之后,整个人都僵住了。
——源姓老妈子明明说是只金毛狮王,可他娘的这是只金毛二哈啊!
听说过和明星撞脸的,没听说过和二次元人物撞脸的。不,这已经不是撞脸了,这就是同一个人吧?!


评论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