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苏

萌点清奇



小奶狗变大灰狼的黑化病娇攻×温柔清冷渣受



雷双性,生子,女穿男,♂→♀,过程np结局1v1,总攻




♀→♂敲好吃*٩(๑´∀`๑)ง*






不知道为什么,我吃的cp基本上都是寒带or温带cp( ‘-ωก̀ )





我要开着小号爬墙了⁽⁽ଘ( ˊᵕˋ )ଓ⁾⁾

【金药】剑鞘

那么问题来了,最后究竟是BE还是HE(或许是NE)?

何不必:

*尝试了怪奇诡诞风格。但似乎并不成功。
*略微重口注意
【以下正文】


  他似乎是生下来就要破坏的。


  尽管外表和其他人无疑,甚至还要英武俊朗很多,但外貌的出色并不能抵挡他天生的怪处。


  他这个人,不论是谁碰到他,都要受伤的。


  他就像是一柄剑,泛着金色的光,剑刃也被流光代替了,其锋利也像是光芒一样,几乎能穿透任何角落。


  他在人群中走着,别人第一眼就能看到他。人们只畏惧的私下提到他,谁也不肯上前与他面对面的说一句话。


  那家伙就是一柄剑,人们说,注定是要沾血的。谁碰到他都免不了一死。剑将会从腰身斩下去,平滑的一个剖面出来,猛的蓬出一朵血花,骨头和内脏就都明明白白的了。甚至连心里的龌龊也给你挑出来,摊在阳光下晒给世人看。


  他若是走上正路,那必是好的。可一旦入了歧途,那天下人便要跟着遭殃。


  人们说了很多这个人的事。


  说他曾杀了被遗弃的婴儿,因为这婴儿已经被当做是负担丢下了,没人养没人教,便趁着还没造下罪业,干干净净的送他去轮回,来世投个好胎。


  还有人说他曾经在一夜里杀了九十九个人。那九十九个人都是罪大恶极的坏人,躲了官府的追捕,本以为还能混在人群里过日子,结果全被他抓出来了。那人领着鬼差,一面念着罪状,一面收了他们性命,直接送入地狱受刑去了。


  这其中有个跟那人是同乡,神神秘秘的,又讲了那人出生时的事情。


  “那家伙是剑灵投胎转世来的,上辈子是把凶剑,血气沾染的太多,做尽恶事。高僧为了镇压他,将他送入轮回,以忘川水洗一洗凶性。他出生时,女子生产的血气正与他身上的血气相合,一时压制不住本性,剑光破腹而出,直接将他这一世的生母杀害了。”


  “生下来后,他亲父畏他凶性,将他送到寺庙里,以佛祖镇压着,这才长到了成年。”


  “成年后,僧人也不再收留他,将他赶出了寺庙。那人也不恼,接了杀人的差事度日。”


  “直到有一天……”


  这人故意停下,吊足了听众的胃口。


  “后来呢?”听众们催促着。


  “后来……”那人叹了口气,“再怎么说,这辈子那人也还是人类啊。”


……………………


  那人的名字是金。


  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是从书上随便找了个字取得。


  金知道其他人私下是怎么议论自己的。他们说的事情里除了出生克死母亲,就只有一件是真的。


  这辈子的他,是个人类。


  人类总是会有感情的,喜怒哀乐,爱恨忧愁,有的时候还会特别渴望与同类的亲近。


  就轻轻的碰一下就好,别伤到他。


  金在意的人是个卖药郎,平时背着个大箱子,在村子里走来走去,售卖一些小玩意儿。


  这卖药郎对谁都是笑眯眯的,但熟悉了便知道,那不过是拿颜料画出来的弧度罢了。


  卖药郎大概是唯一一个不怕他的人,他会跟他说话,语气也平常得很,跟与别人说话没什么区别。有时两人碰见了,便略微点一点头,算是打招呼,偶尔那卖药郎还会问他要不要吃点心。


  卖药郎那里的点心实在粗糙。金曾受雇于一名贵族,宴席上的点心造型精致,用料考究,味道自是极好的。哪怕是宴席中动了手,打杀中金捏了点心吃,正好面前倒下一人,血溅了他一身,那点心上也浸了血,他竟还觉得味道不错。


  点心是豆沙馅儿的,饼皮上有芝麻,沾了血之后,一口咬下去还能看到断面上渐渐渗下去的血迹。


  腥甜腥甜的,金觉得正与自己相配。


  相比之下,卖药郎的点心就粗糙,也平常了许多。


  平日里都是农民们买给自家小孩的东西,便宜,就图个新鲜,解解馋就好,用不上什么好东西。吃起来只觉得甜,口感粗砺,金咬了一口,就觉得足够了。


  还用油纸包着,金把没吃完的点心放入怀里。卖药郎瞧见了,问他是不是吃不惯。


  金摇摇头,说留着以后吃。


  卖药郎便真的笑了,看他的眼神像是看个说谎话的孩子。被这样的目光注视着,金有些不习惯,只能将自己的注意力转移。


  他看着卖药郎的头发。浅色的头发拢在一起,松松散散的,让人很想摸一摸。


  手感必定是好的,在指尖滑过,发丝细软,还散发着澡豆的香气。


  金盯着卖药郎的头发愣了好长一会儿,卖药郎问他:“你在看什么?”


  “你的头发。”金答道。


  卖药郎很想说头发有什么好看的,还不是都一样。但话还没说出去,他就已经意识到了不妥。


  金到底是在看什么呢?


  卖药郎想着,最终只能问他:“你要不要摸一摸?”


  金惊讶,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提出要与他接触。


  “会伤到你。”金摇头。


  “不会的,我绑上一块头巾,只隔着头巾碰一下——你总不会伤到布料吧。”卖药郎说着,拿出块头巾戴上。金猛然觉得这可能的确是个方法,他在接触布料或者其他死物的时候,是没有出现过破坏的情况的。


  “你小心一点,心里不要想着是碰人,就想碰到这块布好了。”卖药郎给他出主意,然后向他身边走近了两步。


  金迟疑的抬手,慢慢伸过去,心中也像卖药郎说的一样,催眠自己要碰到的不是活生生的人的头发,而是一块布料罢了。


  指尖离头巾越来越近,金狠了狠心,快速的在头巾上摸了一下,还没等触感反馈到心里,手就已经收回来了。


  卖药郎反应了一会儿,突然高兴道:“看!你没伤到我!”


  金也很高兴,脸上难得带出点笑意。他点点头,指头搓了搓,这时才回味着刚才碰到头发那蓬松柔软的感觉。


  “好了。不能再与你多说了,我还有别的活计,要回去了。”卖药郎看了看天色,与金告别。


  金点头,目送他走远。


  卖药郎一步步走开了,走了几步像是觉得累了,手搭在脖子上,活动着筋骨。金看着卖药郎走远的样子,突然想给自己找一把剑鞘。


  柔软的剑鞘,正正好可以把自己的剑气封起来,再也伤害不到别人。


  金这样想着,也就无从得知卖药郎遮着的颈后出现了怎样细长的一道伤口。


 
  剑鞘。一般的剑鞘是用皮革和铁一起做的,也有只用布裹一裹就完事的。这种剑鞘当然不适合金,他的剑鞘是要用人做的。
 
  用什么样的人尚且不知道,但想必是要死在他手下,将骨头剔出来才好做的。


  骨头挑着最粗壮结实的一根,慢慢打磨出凹槽来,用血浸泡着,使骨自内而外的散发血气。然后肉脂打磨上油。就着自然的日光,晒上八九天,等水分蒸发了,再用火烧。


  烧成灰的部分当然就不要了。剩下的拼到一起,镶到剥下来的皮上。筋络充当绳子,像缝布袋一样缝到一起,便成了剑鞘。


  这样做的剑鞘尽可能的用上了人体所有能用的部分,金被它约束着,就像是被收在另一个人体内一样,收在胸腔中,被肋骨保护着,心脏跳动的声音,就是克制他杀伐的咒文。


   金构思好了所有过程,只等着有这么一个合适的人出现。


  那一定要是一个他能够接受,也能接受他的人。


  金想到了卖药郎。


  他打算去见一见他。


…………………………


  见到卖药郎之前,金正好接了一桩杀人的生意。


  要杀的人很好找,就在卖药郎面前与他说话。金走到那人后面,与卖药郎打招呼。


  “你今天怎么……”卖药郎一手递给那人东西,一边跟金打招呼。


  只是话只说到一半,就再也说不下去了。


  手上被溅了温热的血液,人体被砍出一道口子,刚刚还与自己交谈讲价的客人现在已经倒在了地上。


  肠子从伤口处流了出来,血极速地逃离了身体,向着地下渗透去。组成人身体的一切都分开了,各个部分都逃离了原本的和谐,朝着混乱和惶恐奔去。


  卖药郎身上沾了很多血,但金还是干干净净的,像是被血液避开了。他用来杀人的手指也是干净的,即便是造成了如此惨状,对他而言也不过是用手指划了一下。


  杀人,对金而言实在是过于简单了。


  “抱歉。”金说道。


  可卖药郎不知道他是因为什么道歉的。是因为在自己面前杀了人吗?应该不是的。


  卖药郎嗫嚅着,说了句没关系。


  “很可惜,”金看了那死人一眼,“他不能成为我的剑鞘。”


  “剑鞘?”


  “恩。”


  卖药郎说不出话来了。如果是以人类的角度,他是可以责怪他的。可现在站在他面前的只是一把剑。


  剑有什么好在乎的呢?


  “……”卖药郎擦去了自已脸上的血,“再见吧。”
 
  卖药郎转身离开了,心中空落落的,嗓子里梗着什么东西,一旦说出来的话,可能只是吐出一口淤血。


  金手动了动,想帮卖药郎顺一顺他的头发,但想到自己的身体,还是收了回去。


  想要剑鞘。


  这样的想法越加迫切了。


  …………………………


  那天之后,有关金的传闻更加多了。比起原本还只是单纯的畏惧,现在则是将他当做恶鬼来看待。


  那天金杀了人,也不知因为什么,并没有掩埋尸体,反而对着死尸看了很久。


  死尸曝晒在夏日的烈日下,吸引了一群苍蝇。在苍蝇形成规模之前,金离开了,将这烂摊子留给衙役们。


  人们说,这是他恶鬼的灵魂终于复苏了。前世的杀气回到了他身上。


  可金只是觉得,这是因为他没有剑鞘太久了。


  没有剑鞘的剑,如果不在血肉中磨砺自己,是会被时间腐蚀的。


  而剑一旦失去剑锋,就没了存在的意义。


  金感到疑惑,无法在剑的本性和人类身份中找到一个平衡。


  于是他接了更多的任务,去杀更多的人。


  然后……他接到了一个要杀掉某个赌徒的任务。


  那个赌徒输光了一切,妻子也被抵押出去,如果不是,他的儿子还能赚一些钱,想来也逃不过被卖出去的命运。


这样一个人,在人类中应该也是没资格活下去的。


  于是金接了任务,往那赌徒家里走去了。


  在赌徒的家里,他如愿以偿的见到了卖药郎。


  “是你啊。”卖药郎镇定的与他打招呼。自他知道父亲惹上了什么人,就预料到这一天的到来了。


  他们说,以命抵债。


  “可以请你……收手吗?”怀抱着一丝希望,卖药郎请求道。


  金摇了摇头,已经出招的剑,是没有收回来的理由的。


  “那你,找到了剑鞘吗?”卖药郎又问。


  金仍是摇头。如果找到了剑鞘,他第一个就会告诉卖药郎。


  “如果有了剑鞘,你还会杀人吗?”卖药郎看着金。阳光从他身后打开的大门里穿过,金背着光,却好像跟阳光融在一起。


  金与其他长期处在杀戮中的人是不同的,他适合阳光,越是在光里,就越是锋利。像是被阳光融化重铸,锤炼的更加锐利逼人。


  如果有了剑鞘,他自然不会追逐无用的残杀。金摇了摇头,心里感到一阵惋惜。


  “那,如果我愿意成为你的剑鞘,你可以不要杀我父亲吗?”卖药郎向他走近一些。


  金沉默,随后答道:“他不值得你这么做。”


  “可是你值得。”卖药郎说道。


  “……”


  “成为剑鞘的话,你会死。”


  “我知道。”


  “你的灵魂也无法投入轮回,会被我一直留在身边。”


  “我知道。”


  “你会背上跟我一样的命运,只能不停的破坏,不停的伤害别人。”


  “……我知道。”


  卖药郎看着金,以一种从未有过的肃穆神情道:“我都知道的。”


  金摩挲着自己的指节,迟疑着。


  卖药郎便牵起他的手,握着他的指尖,要他的手抵在自己心口。


  因为这样的接触,卖药郎手上已经迸出了许多伤口,但他感受不到疼痛。只是体会着金比常人略低的体温。


  “不痛的。”卖药郎低声道。


  而金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控制自己的剑气上。他催眠自己,现在他碰到的只是衣服,而不是卖药郎。


  他痛恨自己,为什么不是一把天生带着剑鞘的剑。


  为什么呢?


  花有叶子和根茎,鸟有翅膀和爪子,一年有四季,一天有昼夜。


  只有他,孤零零的,在破坏的路上走了极端。


  金的手穿透了卖药郎的胸膛,他突然觉得温暖,被卖药郎的血肉暖着,浑身上下都透出一股人间春天的暖意。


  他的手动了动,从胸口退了出来。沾在手上的血都滴落了,一点也留不下。


  这个时候,他终于可以放心的去摸一摸卖药郎的头发了。


  他坐在地上,将卖药郎搂在怀里。手抚摸着他的头发,还是一样很柔软光滑。他的手指插在卖药郎发间,像是摸着最光滑的绸缎。


  他不需要经过之前想的那些繁琐血腥的过程去锻造自己的剑鞘了。他只是抱着卖药郎,就感到一切烦躁和阴郁都被消去,整个人回到了母胎中一样。


  ——又或者说,是回到了锻造炉里。大火灼烧着,他在炉子里是液体一样的形态,杂质都被剔除了,他可以变成任何形状,可以去保护别人,也可以去伤害别人。


  这个时候的他,才是完整的。


  金将自己整个的缩在卖药郎怀中,硬是将他的身体摆出一个环抱自己的姿态。


  然后不知过了多久,尘埃落地。


  世上再也没有金和卖药郎。


  他们埋骨的地方多出一把剑。


  那剑锋利极了,却只会在达成苛刻的条件之后出鞘。


  实际上,若不是为了不辱没剑的名称,剑本身是不愿出来的。它只想好好的待在它来之不易的剑鞘里,与它的剑鞘度过漫漫余生。

评论

热度(531)

  1. 亚苏何不必 转载了此文字
    那么问题来了,最后究竟是BE还是HE(或许是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