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苏

萌点清奇



小奶狗变大灰狼的黑化病娇攻×温柔清冷渣受



雷双性,生子,女穿男,♂→♀,过程np结局1v1,总攻




♀→♂敲好吃*٩(๑´∀`๑)ง*






不知道为什么,我吃的cp基本上都是寒带or温带cp( ‘-ωก̀ )





我要开着小号爬墙了⁽⁽ଘ( ˊᵕˋ )ଓ⁾⁾

深海神明咏叹调。爱慕组。架空完结。

最后的话有点迷:(

逆陆:和慕雪互嫖:

*ooc


*看上去是曼攻向,结局是亚瑟x曼达,实际上是梅曼


“小美人鱼化为了大海上的泡沫,投进了阳光的怀抱。”


第一章:


入夏的雷维尔岛,连海风都是温润的。

岛上有一个国家,不算太大,却也很富饶,国安民乐,据说被海神所爱着,雷维尔国的人爱着大海,大海也爱着雷维尔国的臣民。



只是最近几年,海啸频发,不少渔民不幸丧身大海,国王只得让神庙做法,尝试让海神息怒,可没过几日,庙和那些神父也被海浪卷走了。

国民开始唏嘘了,这是怎么了?

终有一天,又是海神祭,这一次是新的王储曼达加百列亲自上阵,他走到教堂顶部,去颂唱那些赞美诗,人们伸长了脖子,想要去看看这位神的宠儿究竟是什么模样。

他是最光明的人儿,他出生就受到了神明的庇护。

那,神现在还爱他吗。

淡金色长发的少年出现在了人们的视线中,空气都寂静了,他金色的眸子比星辰更加闪耀,白皙俊美的脸上每一个棱角都是柔和的,精致的五官像是画中的天使。

他用虔诚却不失尊严的声音念着,人们摒住呼吸,回头去看涨潮的大海,大海似乎被感动的安静下来,但很快,它又朝着教堂涌来,人们尖叫着四散奔逃,只有那位王子还冷静诵读。

“最威严的海神啊。”曼达缓缓抬头,手上的演讲稿只剩最后几句了,“我愿奉献我的生命,以换来我国家的安定。”
即将淹没教堂的一瞬,海水退了回去,就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一样,曼达轻轻眨了眨眼,金色的睫毛在眼睑上投下一片阴影,他的目光随着浪花儿的边缘到了沙滩上,最后一阵海浪离开的时候留下了一个人,他躺在沙滩上蜷缩着,微微发抖。

曼达思考了一下走过去,蹲在赤裸的少年身边抚摸他湿润的黑发,少年偏过头,蓝色的眸子里闪烁着警惕地光芒,他看着曼达加百列,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发出了吚吚呜呜的声音,曼达不禁笑起来,他把披风盖在少年身上,用尽量柔和的语调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沉默了半晌,用手指在沙地上写下梅里美三个字,随后盯着曼达的脸不移开视线,曼达念叨了几次,向他伸出手:“你要跟我回去么?梅里美。”

曼达在刚刚恍惚间听见了神谕,这个少年大海的礼物。

后来少年和他回到了王宫,曼达发现梅里美每次迈步时都会皱眉。

梅里美穿上了礼服,他拉着领结歪着头,抿唇朝曼达点点头,曼达看着梅里美惨白的脸,他伸出手,去抚摸少年的脸颊:“你怎么了?”

梅里美后退一步坐在沙发上,神色算是好了大半,他看着曼达加百列,最终摇了摇头。



海神似乎彻底心情好了起来,人们重新出海,也渐渐的和其他国家开始了贸易,一切都没有变,除了曼达的房间里多了一个不会说话不会走路的少年。

他会唱歌,曼达在某一天夜里听见了那悠扬的弦律,梅里美坐在房间朝海的阳台上,对着大海吟唱着曼达不懂的弦律。
“小人鱼背叛了海神,每一步都像是走在刀尖上。”
“当王子朝他伸出手来的时候,小人鱼连疼痛都忘了。”




第二章:
曼达加百列带着一摞文件在空旷的宫殿里走着,步伐轻快,他眯着好看的眸子,指尖掠过手上的书页向旁边翻开,自从上一次的祭典结束,雷维尔国的境况越来越好,晴朗的日子和阴雨的日子恰好符合民众的意愿,好久未开启的海上贸易也再度兴盛,莱雅希国已经派来了新的商船。


王子推开了房门,黑发的身影扑进了他怀里,少年紧紧拥住他,把脸埋在他的胸口上,曼达哑然失笑,他伸手揉了揉梅里美的头。后者的动作顿了顿,维持着那个姿势没有动。


“你很想我吗?”曼达小心翼翼地放下手中的文件,手臂环过梅里美的膝下把他抱起来,他把梅里美放回柔软的沙发上,仔细观察对方糟糕的脸色。“如果不能走路就不要走。”


梅里美点了点头,很规矩地坐好,伸手按了一下自己的帽檐,他穿着黑色的西服,勾勒出他修长而瘦削的身材,曼达坐在他旁边,观察着这个谜一样的少年,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他拉了一下铃,很快走到门口去接过一个托盘,他把托盘递给了梅里美。


“咕?”梅里美发出一声疑惑音节,托盘里都是贝壳和牡蛎,都是很新鲜的海产品,梅里美不禁向一只贝壳伸出手,在对上曼达视线的一刻又缩了回去:“....咕。”


“你不喜欢么?小人鱼。”曼达把托盘放在沙发上,梅里美颤抖了一下,已经被发现身份了吗...曼达还是笑着,最后握住梅里美冰凉的手按在胸口:“你是海神送给雷维尔国的礼物。”


梅里美蓝色的眸子里满是兴奋,他愣愣地盯着曼达完美的脸,打开贝壳挑出肉扔掉,然后把壳放到了嘴边。


曼达忍不住笑了,他温和地念着对方的名字:”梅里美。“


”!“梅里美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他急急地把扔在盘子里的贝肉捡起来,别过头去不看曼达,天知道他现在脸有多红。


”嗯?“曼达看着梅里美递过来的贝壳肉,摇了摇手,”不,我不吃。“梅里美却把手继续往前伸了些,贝肉里是一颗珍珠,足有拇指大小的银色珍珠,曼达把它捡起来,对着光线查看着。“送我的吗。”


梅里美点了点头,把剩下的蚌肉塞进嘴里。


他的目光在曼达提起的嘴角处停下了,不,为什么一个人类会这么好看呢,梅里美握紧了拳头。


他忽然觉得,他付出的一切都值得,想到这里,小人鱼笑了起来,露出了尖尖的虎牙。


  第三章:


  海风刮过梅里美的脸颊,他坐在轮椅上望着海岸线的方向,似乎下一秒即将出现他期待的那人。


  他观察了四周,没有一个人在沙滩上,梅里美小心翼翼地跳下轮椅坐到沙滩边,把双脚浸入海水之中,他用手划着水,捧起那些晶莹的液体,又重重摔在沙滩上,玩着这样的游戏,梅里美不禁感觉有点好笑,于是他打了个响指,不一会儿海水里浮起一串泡泡,白发的少女在水里看着他,脸上满是担忧。


  “哥哥,你还好吗?”


  梅里美勾着嘴角点点头。


  “为了那个人类不值得这么做。”少女捧着脸,淡红色的鱼尾从水下伸出来摇了摇,她看上去很不高兴,“哥哥,腿多不好看啊?”


  梅里美摇摇头,他伸出手去揉了揉妹妹的头,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妹妹嘟嘟囔囔地朝他挥了挥手,纵身跳回了海中。


  海上又变得风平浪静了,梅里美坐回轮椅上,朝着皇宫的方向回去,


  。


  风平浪静下来之后,曼达重新和邻国开始了商业贸易,他回来的有点晚,迈着轻快的步子推开了卧室门:“我回来了,梅里美。”


  那小人鱼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勾住了他的脖子,在他脸上吻了一下,曼达任由梅里美这么做,因为担心对方的双脚,还是将他抱起放回轮椅上。


  “我很好哦。”曼达看着梅里美有些疑惑的表情,伸手托住头回应对方,小人鱼不会说话,他却能在那双蓝色的眸子里读出他的心绪。


  你今天心情很好?


  “是,风暴暂时平息了。一切都很好。”曼达不自觉地提提嘴角,他伸手去揉揉小人鱼的头,后者咕哝了一声,很享受的模样。


  他忽然拿出了闪着光芒的吊坠系在了梅里美的脖颈上,指腹时不时触碰着皮肤,让梅里美微微颤抖,他去碰了碰那个吊坠,疑惑地眨着眼睛。


  “是这次贸易中的交换品。”曼达解释道,“你喜欢吗?”


  小人鱼发出一声开心的语调,扑到了他身上。


  鉴于还要去准备宴会,曼达没有陪梅里美太久,他最后吻了吻小人鱼的额头,离开了房间。


  梅里美没有表现出丝毫的不开心,他只是重新回到的阳台上,唱起了那支歌,没有歌词,仅仅是发出声音而已。


  他握着吊坠,用力地吻了吻。


  。


  “梅里美?”曼达摇着他的肩膀,已经是晚上了,他怎么睡着了呢。梅里美这样想,轮椅被向后拉进房间里,曼达的语气带着些许担忧。


  “会着凉的,在外面。”王子吻了吻小人鱼的脸颊,走向自己的卧室,临别时候他转过头,梅里美摒住呼吸,等待着对方的问题。


  “你能对我唱那支歌吗?”曼达这样询问着,他又加上一句,“你总在唱的。”


  梅里美用力地摇了摇头,他掩饰着眼中浮现的一丝慌乱,曼达劝抚了几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夜幕彻底降临的时候,梅里美小心地下了床,对着窗外的月光长舒了一口气。


  快要到时间了啊...


  他轻手轻脚地走到曼达的床边,看着王子毫无防备的睡颜,梅里美轻轻地,轻轻地弯下腰去,把耳朵贴在曼达的胸口上,听着均匀的心跳声,在凝视曼达美丽的面孔良久之后,他终于低下头,很大胆的凑近那张脸。


  极轻极轻的,吻了吻那双眼睛。


  “梅里美?”曼达忽然睁开眼睛,抬手抓住了梅里美的手腕,小人鱼发出一声慌乱的惊叫,但是看着曼达脸上的笑意,他渐渐又平静了下来。


  王子直起身子,把他抱到了床上,小人鱼的眼中闪烁着错愕的光芒,直到曼达掀开被子把他放进去,他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晚安,梅里美。”曼达闭上了眼睛,握住了梅里美的手,那只手冰凉冰凉的,像是初秋的海水。


  梅里美颤抖着,他以极近的距离盯着曼达的脸,一刻都不想移开,直到眼睛睁的都痛了,连生理泪水都流了出来,他仍旧不愿去闭上。


  到最后,他努力凑近曼达的身体,很安心地睡着了。
  第四章:


  梅里美还是只待在曼达的卧室里,他不再唱歌了,也不会到海岸线上去,有时他会听见人鱼的歌声,那是妹妹在叫他回家,但他只是摇了摇头,继续收拾曼达的房间。


  这一天他用手帕擦拭着茶杯上不存在的灰尘时,曼达走了进来,他看上去很开心,直到走到梅里美身边。


  “带你出去。”


  为什么?


  “你不能总是只在我房间里。”曼达托起他的手,梅里美趁机去把双手还上他的脖颈。


  我不想出去。


  “未来的皇后要大家都见一面嘛。”


  ?


  梅里美的动作僵了僵,他感到自己的听觉出了问题,他摇了摇曼达,试图让对方再说一次。


  “我说,大家都要见未来的皇后。”曼达抬起头,笑的很开心。


  小人鱼咯咯笑着,马上站了起来准备跟着曼达出去。


  “不,不行,你的腿。”曼达把他按回轮椅上,梅里美却执意要站起来,王子只好把小人鱼抱起来往外走,梅里美压了压自己的帽檐,试图收敛起一些喜悦。


  在快走到宴会厅的时候,曼达停下脚步,梅里美跳下来站在他身边,他们在被阴影覆盖的地方隐匿着,没有人注意到这里,除了朝这边走过来的青年。


  那青年酒红色的头发折射着琉璃灯的光芒,俊逸的面容间气宇不凡,一双与发色相同的眼中充满了自信,他在曼达身前几步处站定,朝他点了点头。


  “曼达,晚上好。”


  “亚瑟,这是梅里——梅里美?”曼达转过身,梅里美忽然趴到了他背后,只露出一双眼睛越过曼达的肩膀望着亚瑟。


  “呜。”梅里美发出一声咕噜音。


  我不喜欢他!梅里美尝试向曼达传递这个信息。


  亚瑟很识趣地准备离开,临走前曼达叮嘱他不要喝太多的酒。


  曼达不知道梅里美是什么时候消失的,至少在整个宴会过程中,他再没有看见过他了,直到宴会结束,梅里美才不知道从哪里走过来,然后倒进他怀里。


  “很疼吧?”曼达把他抱起来,一直往房间的方向走,小人鱼很少走路,这可能是走的最多的一天,他注意到了小人鱼有些干涩的唇,微微的张着,有一种让人怜爱的无助感,他用手指划过了小人鱼的唇瓣安抚着,然后听见了对方一贯的咕哝声。


  梅里美吃了一些湿漉漉的生牡蛎之后感觉好多了,他躺在床上,曼达已经睡熟了,梅里美像是在生气似的去吻着对方的脸,脖颈,还有唇角,甚至用尖尖的牙齿咬出红印来。


  做完这一切之后,梅里美望着窗外刺眼的月光,伸手拉上了窗帘。


    第五章:


  又到了海神祭典的日子,这是寒冬中为了让百无聊赖的人们兴奋起来的唯一节日,德维尔国会和邻国一起庆祝,曼达换上了冬装长袍,梅里美的款式与他相同,他几乎是每一天期待着曼达一天的公事完毕,然后去享受和他在一起的夜晚。


  那每一个日子,都是珍贵的,珍贵的让梅里美感到虚幻。


  你不开心吗?梅里美望着身后推轮椅的曼达。


  “不,没有。”曼达迅速掩饰脸上的一丝担忧,梅里美咬着手指,思索着曼达在不开心什么。


  海神祭典相当的盛大,整个国家都挂起了深蓝色的灯笼,整整齐齐的店铺卖着海洋相关神话的纪念品,梅里美看见了类似鲛人泪的东西,他伸手去想拿来看个究竟,却被旁边的一阵金光刺痛了眼睛,那是什么?他眯着眼睛望过去。龙鳞...梅里美皱眉,催促着曼达赶紧往前走。


 他们来到了祭坛边,曼达嘱咐梅里美等着他,说罢走上了百米高的祭坛塔,他将在塔顶向海神祈祷,如果海神愿意降下祝福,天上将会升起星星。


  迪亚国来的人也在祭坛上站好,曼达望着邻国的友人期待似的扫了一圈,最后眼中的光芒还是黯淡了。


  梅里美在塔底往上看,勉强能看见曼达的服饰,他穿着繁琐的盛装,长发束了起来,他点亮了面前的一只灯笼,紧接着一串暗色的灯笼挨个点亮一直衍生到海边,人们安静了下来,望着自己的王开始祈祷。


  滴滴嗒嗒的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人们开始窃窃私语,天幕依旧漆黑,是祭品不够恭敬?还是海神生气了呢?


  没有人知道塔顶上的曼达在想什么,但是梅里美看见了,曼达轻轻地低下头,朝着梅里美笑了笑。


  小人鱼呜了一声,闭上一双湛蓝的眸子,双手合十念念有词,突如其来的疾风带起他的发丝,从轮椅之下爆发出一阵力量压低了脚下的草木。


  ...


  “神明显灵了!!”


  “是赐福!是赐福啊!”


  “我们的王果然被神明爱着!!”


  漆黑的天幕亮了起来,不计其数的星辰点缀着这片天,暗红色的,金色的,淡蓝色的,全部都发着柔柔地光,那是繁星,从未有过的繁星奇迹。


  梅里美睁开眼躺在轮椅上大口喘气,直到曼达走到他身边,他仔细辨认着曼达的装束,眼角用金粉画上了细长的眼影,更显那双眸子迷人,他忽然很想去摸曼达的眼睛,然后他也的确那么做了。


  “梅里美。”曼达拥住了他,力气很大。“谢谢你” 


  他握着小人鱼冰凉的手,温热的吐息触及着梅里美的脖颈,梅里美微微扭过头去,正好与王子的唇碰了碰,然后又转了回来。


  那简直不能称之为一个吻。


  但是梅里美很高兴,他伸开手,与曼达的十指相扣。


  [要得到了吗?一直期待着的东西。]


  


  


    第六章:


  海神祭典之后,两人的关系变得似乎更加贴近,梅里美却发现曼达并没有那么高兴,甚至,笑容也消去了不少。


  他常常试图去询问,也以各种方式去找到原因,却从来没有答案,这让梅里美很不开心,甚至是生气。


  某一天的晚上,梅里美换上了较轻质的西装,已经开春了,时间过得真快。


  曼达坐在他身边,手上拿着一本书,梅里美略微扫视了一眼,是关于人鱼的童话故事——难道殿下对人鱼的理解都是从这种书上来的吗?



  “梅里美。”曼达合上书,面色有些苍白,近来他一直如此,他用手臂把梅里美揽过来,头埋在他的背上。“你的寿命很长。”


  陈述句。


  然后曼达就没有后话了,梅里美点了点头,他突然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咕哝了一声,两人维持这个尴尬的姿势维持了很久,直到曼达重新开口说话。


  “我想要你的,血。”


  梅里美愣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


  人鱼的血液,能治愈一切疾病,永葆青春,而且最重要的是,能让人类也得到与人鱼相同的岁月。


  这是在暗示他,他们要一起私奔了么,殿下终于要选择和他在一起了吗?


  他伸手抚上曼达的脸颊,望着那双眼睛。


  没关系的殿下,我的寿命很长,您也会的,只要我愿意。


  您不必为这种小事操心啊。


  只要殿下你想要的,我都可以给您。


  梅里美点了点头。


  他划破了指尖,鲜血没有因重力而落到地上,反而那圆润的血珠慢慢地飞向一旁的一只瓷瓶中,曼达举起那只瓶子的时候,脸上重新有了那种笑容,在梅里美未考虑到的范围里,曼达凑近过来,吻住了他的唇。


  那个吻持续了很久,连曼达自己都要窒息了。


  直到曼达离开房间,梅里美还是笑着,他笑的很开心,在床上毫无目的地打着滚。


  如他所愿,接下来的每一天曼达都很高兴,而且令梅里美感到更有趣的是,宫殿里开始挂上了深蓝的绸子,那是婚礼的象征,他装作没有看见,等待着曼达给予他的惊喜。


  而且,他自己也有惊喜要给曼达。
  第七章:



  安娜托利亚望着阳光升起的地方叹了口气。


  “哥哥,你从来不该爱上人类。”


  那片海域风平浪静,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人鱼是没有灵魂的。]


  [小人鱼望了皇宫一眼,从高楼上跃入海中,化为一滩泡沫。]


  梅里美越来越高兴了。


  婚礼?


  “是啊。”曼达回应着他,揉了揉梅里美的头。“正好就是去年的夏天...”


 


  他们正是在去年的夏天遇见的,足足有一年时间,梅里美如同执行着一个赌约,现在他终于快要得到他想要的东西了。


  然后,整个梦境都破碎了。


  梅里美看着出现在曼达身边的那个名为亚瑟的青年,荣光焕发的模样,他就那样当着他的面吻了曼达,当曼达高兴的向梅里美介绍那位邻国王子时,梅里美又跑不见了。


  那天晚上梅里美躺在床上,只有他一个人,曼达已经不在这里了。


  他握着脖颈上的吊坠,那份曼达留给他的唯一礼物。


  在黎明快要到来的时候,梅里美走向了海中,一步步地消失在了海洋深处。


  第二天,海啸袭击了德维尔国,却在不一会儿之后又退了下去。


  新的早晨,亚瑟梳洗完毕之后走到了恋人的身边,曼达金色的眸子闪着困惑的光芒:“亚瑟,一切都好吗。”


  他的头有点疼,好像失去了一部分的记忆。


  亚瑟紫红色的眼睛里满溢着温柔,他轻轻的,轻轻的藏起来手背上的尖尖鳞片。


 


  “一切都好。”亚瑟笑的很灿烂,把果子酒给了曼达。


  [王子忘却了小人鱼,童话一直都是这样。] 


  。


  [喔?但我不是什么愚蠢的人鱼公主啊。]


  [我好像忘了告诉你,我是海神吧?]


  时间逆转——


  梅里美第一次遇见曼达的时候是在十几年前,那孩子七八岁的时候。


  为什么会有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呢?


  那是他难得一次上岸,其实他是想要毁掉这个国家的,作为海神,一切的事件都是他心血来潮的产物,他暴戾而不羁,如果不是海洋中的另一个温和的神明与他维持权利平衡,这个世界早就被他闹的翻天覆地。


  “梅里美先生,请您不要这样。”那位神明是龙族的王,而龙和人鱼是天敌。


  梅里美看着那条龙,啧了一声游回自己的海域。


  那条龙喜欢人类,他可不喜欢。
  


  但是当他看见那一个人类,他忽然觉得整个世界拱手给他好了。


  那是一个纯洁无暇的少女,长长的金发被海风吹拂着,金色的睫毛掩着亮色的眸子,似乎只要眨眼,那里就会飞出来蝴蝶一样。


  梅里美几乎要窒息了,他希望那个人类存在,仅此而已。


  后来他回到了海里,继续他的云游四海百无聊赖的生活,直到短短的十几年后,他又来到了德维尔岛,想到那个孩子应该已经成了大美人,吩咐着小精灵们去找一个像是天使一样的小姑娘,很自然的,没有找到,那个女孩仿佛人间蒸发了。


  梅里美一下子就失去了对这个小岛的兴趣,直接招来了海啸。



  他故意去让海啸卷走那些做法的神父,但是在某一次的祈祷中,他不经意间瞥见了塔顶上的人儿。


  “那是....”梅里美睁大了眼睛,安娜托利亚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天使小姐...”


  然后,然后,那就成了一个美丽的误会,他把当年七八岁未有明显特征的曼达当成了小女孩。


  当他再一次看见那少年的时候,连心脏都快要停跳了。


  那真的不是神明吗...梅里美看着那张精致的面孔,修长的身体,他一直很讨厌人类的腿,那比人鱼的尾巴丑多了,但是曼达身上的任何一点都是那么美丽,梅里美这样想着,忽然萌生了一个想法。


  于是海啸停止了猖獗,曼达捡到了不会说话的人鱼少年。


  梅里美装成了无助的小人鱼模样,也很成功的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


  他可以用他的法力满足曼达的一切愿望,一切,无论是庇佑国家,还是风调雨顺,他是海神,一切都是简单的。


  他唱着人鱼的歌曲,试图让整个皇宫的人因此得病,然后,把这位王子带走,带到深海里的宫殿里去。


  可当曼达对他笑的时候,当他握着那吊坠的时候,他彻底溃败了。


  他学着因为爱上曼达,而爱上这个世界,不再唱那支歌了。


  直到他遇见亚瑟,从初见开始他就隐隐约约觉得这个少年的发色让他很熟悉,也很讨厌,而且居然和曼达这么熟,于是他拼命地去诅咒他。


  他一定是重病。梅里美高兴的想。


  然后,然后。


  他现在知道曼达为什么不开心了,也知道自己的血被拿去干什么了,最后也知道所谓的皇后到底是谁,所谓的婚礼为谁准备,去年的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


  “哥哥...?”安娜托利亚看着自己的兄长笑了起来,怯生生地喊了一声。


  “我觉得我真蠢,哈哈。”梅里美长期没有说话,一开口声音都有点哑。“好吧,我现在就去毁了那个岛,然后把殿下带回来。”


  早就想丢掉那恶心的外表了。


  梅里美喜欢自己红发单眼的模样,像是这海上的海盗霸主,他坐在自己的尾巴上,拿着手杖引导着海水向前吞噬——停住了。


  并非他动了恻隐之心。


  某种力量阻止了他。


  他狂笑了起来,一头扎回了海中。


  “噢也许我早该知道。”他对安娜托利亚说。“那该死的亚瑟,发色和那条龙的颜色是一样的嘛。”


  梅里美摇了摇头,握住了脖颈上的吊坠,把它用力拽下来扔出去。


  刹那间,梅里美的动作停滞了。


  他这才发现,那也是一片酒红色的鳞片。


  


  END
   


 

评论(3)

热度(20)

  1. 亚苏逆陆。人间消失品 转载了此文字
    最后的话有点迷:(